【顧奎國 每週專欄】FED智囊:QE規模須達到6.5兆美元才足以抵銷ELB衝擊

0
147

聯準會(FED)經濟學家、金融穩定部門副主任Michael T. Kiley發表報告指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壓抑了全球各地的經濟活動,名目利率處於低檔意味著、傳統貨幣政策可以用來支持復甦的空間有限,這可能加劇疫情初期的經濟萎縮程度。

Kiley表示,貨幣政策空間受限的負面影響很大,缺乏大規模量化寬鬆(QE)會讓V型反彈變成深度的U型經濟衰退。

此外,對經濟潛力所造成的中期傷痕可能很大,減輕這類影響需要靠持續性的寬鬆貨幣政策以支持投資和長期性產能。

Kiley指出,假設實質GDP(國內生產總值)一開始萎縮10%,並假設量化寬鬆對長天期政府債券殖利率的影響如先前模擬的那樣,相當於3成名目GDP規模(大約等同於6.5兆美元)的QE才足以抵銷「有效下限(Effective Lower Bound, ELB)」的影響。

今年2月至6月底期間,FED資產負債表規模累計增加3兆美元。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中性利率的下降會提高央行政策利率在未來經濟下滑時達到ELB的可能性。這種發展可能會使貨幣政策在經濟衰退時更難以支持家庭支出、商業投資和就業並避免通貨膨脹率跌至過低水準。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總裁、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副主席John C. Williams 9月2日指出,較低的中性利率限制了貨幣政策減輕負面衝擊影響經濟的能力。

FED主席鮑爾(Jerome H. Powell)8月27日對傑克森洞(Jackson Hole)經濟政策座談會發表演說時指出,FOMC的新共識聲明明確承認利率接近ELB所帶來的挑戰。

藉由壓縮FOMC降息以支持經濟的空間,下限會增加就業和通貨膨脹的下行風險。鮑爾說,為了應對這些風險,FOMC準備使用全方位的工具來支持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