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奎國 每週專欄】武漢肺炎》3大原因 疫情對全球經濟衝擊大於SARS

0
320

已有專家警告,武漢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可能比2003年的SARS還嚴重,而諮詢機構Lauressa Advisory合夥人Nicholas Spiro則在《南華早報》上發表評論指出,基於當前中國在全球經濟中所佔的角色更大、股市估值過高和資金湧入債市,以及中國更依賴國內消費等原因,武漢肺炎對全球經濟的衝擊,也可能高於SARS。

諮詢機構Lauressa Advisory合夥人Spiro在《南華早報》上發表評論,稱有3大原因讓武漢肺炎對全球經濟的衝擊,大於2003年的SARS。

Spiro舉出第一項原因稱,據摩根大通曾在本月24日發布的報告,中國當前對世界的經濟和市場影響力更大,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按購買力平價 (Purchasing power parity)計算,中國在2003年的GDP,不到全球GDP的9%,但該數據目前卻接近1/5。

且相較於2003年世界經濟正處於網路泡沫後的復甦期,中國目前的經濟增長已經放緩,且武漢肺炎爆發的時間,也正值全球經濟長期擴張的末期,因此中國的武漢肺炎疫情,將構成更大的系統性威脅。

第二項原因,是股票估值過高和投資人湧入債市。據Spiro,衡量發達和發展中經濟體股票的「MSCI所有國家世界指數」(MSCI All Country World Index),在去年升達23%,同時衡量製造業和服務業活動的摩根大通(JP Morgan)「全球採購經理人綜合指數」(global composite 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其去年底的數據低於年初。

債市方面,包括德國和日本的公債殖利率皆為負,而10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目前則接近2016年7月創下的歷史新低。

Spiro表示,上述狀況顯示股價正和經濟基本面的表現脫節,一旦對疫情的擔憂演變成全面的恐慌,股市中脫序拋售的範圍就會擴大。

第三項原因為中國經濟更依賴國內消費。Spiro表示,國內消費是中國經濟穩定增長的主要來源,但受疫情影響的範圍也最廣,在中國去槓桿化運動和貿易戰的影響下,中國消費者已承受一定的壓力,若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中國消費者的消費活動,那麼全球經濟可能都會受到打擊。

Nicholas Spiro為經濟諮詢公司Lauressa Advisory合夥人,也是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專家,並定期發表金融和宏觀政治發展的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