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紡織產業供應鏈全景圖

0
302

紡織產業鏈上游為石化原料,經製造成尼龍纖維、聚酯纖維、嫘縈纖維、碳纖維等人纖產品後,再紡成紗線,然後經過織造成布疋,再經漂白、染色、印花、塗佈、整理等染整程序,裁製縫合為成衣製品或其他相關紡織商品。
紡織品製造流程可分為纖維、紡織、染整、成衣/居家紡織類品等四大階段,其中紡織又可進一步區分為紡紗與織造兩個步驟:紡紗是由粗紗轉化為細紗,紗線送至工廠後,再將紗線插至紡織機台的運作軸心上,紡織機台將紗線向上抽離並送至紡織機;接下來為織造步驟,在此階段藉由紡織機器內梭子不停地來回穿梭,最後編成為一塊布,布織物(含棉、毛、合成纖維等)整理成箱後即可送至下游廠商進行後段加工處理。
一、上游:
紡織產業的上游原料除了天然的棉花、毛料、絲、麻等,亦包括塑化原料,例如生產聚酯產品用的乙二醇(Ethylene Glycol,EG)、純對苯二甲酸(Pure Terephthalic Acid,PTA),生產尼龍產品所需的己內醯胺(Caprolactam,CPL),以及生產亞克力棉所需的丙烯腈(Acrylonitrile,AN)等;在人造纖維的生產鏈上,PTA的上油石化原料為對二甲苯(p-Xylene,PX),EG上油的石化原料為乙烯(Ethylene),而乙烯的上油為石油腦(Nathptha)。目前國內紡織產業原料來源除了臺灣廠商以外,亦有部分來自海外進口,尤以天然纖維為主。
國際原油價格的波動將會牽動紡織上游原物料價格的走勢,尼龍重要的石化原料CPL與原油價格具高度連動性,而PTA與EG也會隨著油價而調整,但除油價影響,下游聚酯類產品的需求多寡也會影響PTA與EG的價格。原油價格在2016年初跌到每桶不到30美元,創下12年來最低點,但在2016年底11月底油國組織(OPEC)達成減產協議並帶動國際油價大漲後,雖然2017年全球原油仍呈現供過於求的情勢,但若產油國減產協議真能如期施行,則預估2017年油價走勢估計約在60-75美元區間盤整;但若未能達成明確減產協議,則油價有可能處於30-45元低檔甚至下探。
乙二醇(EG)是化纖原料之一,與PTA聚合後,成為聚酯化纖原料,拉成聚酯絲、織成布,是布匹、服飾的主要原料,具有棉花等原料的替代性;因EG原料的EO(環氧乙烷)儲存不易且具有爆炸性,因此廠商通常不會建立大量庫存,因此EG的價格常因短期需求變動而呈現急漲急跌趨勢,因此其淡旺季需要看下游產品而定;乙二醇(EG)價格2016年上半年行情差,是「麵粉比麵包貴」局面,但自2016下半年開始,因東北亞乙烯價格強勁,價格從11月初的每噸698美元漲至843美元,漲幅20.8%,供給吃緊且歲修將造成價格與利差為全年高峰;油價上漲對化工上游原料而言也有利基,因此預估2017年高價乙烯將會侵蝕下游廠商的獲利。
而PTA是由PX轉化而成,並以醋酸為溶劑,於高溫及適合壓力進行氧化,再精製而成。目前全球90%以上的PTA用於生產聚酯切片(簡稱PET),PET分為聚酯纖維、聚酯薄膜、瓶用酯粒和聚酯。PTA的下游延伸產品主要是聚酯纖維。聚酯纖維,俗稱滌綸。在化纖中屬於合成纖維。合成纖維製造業是化纖行業中規模最大、分支最多的子行業。
己內醯胺(CPL)從201611月初的每噸1,400美元,漲破1,700美元,漲幅21.4%,而純對苯二甲酸(PTA)微調1.2%2016年下半年三大化纖原料齊聲漲,原料廠漲價也來勢洶洶,加工絲產業已醞釀再調漲。漲價對紡織業者而言,期初談好的訂單勢必要自行吸收,但後續布廠追加單或新議價者,均要調漲;此外,隨著化纖原料漲勢兇猛,布廠也會有多下單情況,希望趕在調漲前就拿到相對便宜加工絲,又值原油價格漲,新臺幣走貶氣氛濃,對於國內紡織廠是有正向幫助,一來油價漲帶動下游紡織品有調漲空間,新臺幣貶值有利於下游布廠出口,因此紡織業基本面出現好轉,逐漸甩開年初的景氣寒冬陰霾。

二、中游:
紡織產業的中游有人造纖維產品、天然纖維產品、化學助劑,以及經由以上材料紡織而成的紗與布料。天然纖維分為植物纖維與動物纖維,植物纖維有棉、麻、黃麻、苧麻等,動物纖維則有羊毛、兔毛、蠶絲、駱駝毛等。由於臺灣天然纖維產量有限,且天然纖維的生產來源不穩定,因此就利用人工的方法來製造來源穩定、價廉且性質又類似天然纖維的物料,如嫘縈、醋酸纖維等。人造纖維與天然纖維混合,再經過一些特別的加工整理,製成的衣料便能發揮不縮水、不皺、易洗、快乾的特點,增加穿著時的舒適度。
臺灣因天然纖維不足,生產人造纖維比例高達85%,國內纖維系列產品又以聚醯胺(尼龍)與聚酯產品為主。而尼龍粒除了可以製成尼龍絲與尼龍加工絲外,亦可用來生產汽車零件所需要的工程塑膠;聚酯粒運用範圍更廣,除了可以做為紡織用途,生產聚酯絲、聚酯棉與聚酯加工絲外,亦可用來生產瓶用聚酯粒、聚酯薄膜,瓶用聚酯粒主要用來製作寶特瓶,聚酯薄膜則可生產工業用、光電用與包裝用膜;尼龍絲的用途有衣料用布、皮包布、傘布、織帶、內裡、泳衣、內衣、滑雪裝、軍用背包等。因天然纖維已無明顯成長趨勢,而人造纖維因歐美地區的使用者消費習慣的改變,影響擴及到亞洲地區,改變了亞洲的消費習慣,故未來紡織業將以人造纖維產量增加為主。目前臺灣紡織業成為產業結構中最完整的生產體系,且臺灣紡織品是世界機能性紡織品消費市場主要原料供應來源之一。
臺灣紡織業一度被稱之為夕陽產業,歷經大起大落,所幸在少數業者戮力轉型下,朝向前端開發,積極往精緻化、差異化布局,目前已逐漸走出嶄新的道路,隨著運動風潮興起,機能性紡織的重要性越來越高,臺灣廠商已建立起機能性紡織產業價值鏈,為全球知名服裝品牌的重要供應鏈之一,而紡織品也已進階發展成防風透氣、防水透氣、快乾、抗起毛球、彈性貼合等功能性面料以及輕量保溫、防水透氣等綜效,且當前高科技產業正尋求與紡織產業結合,發展穿戴式的科技商品,在在顯示臺灣廠商有很強的競爭優勢;目前臺灣已提供全球國際知名品牌七成的機能性布料,全球知名的戶外或運動品牌長期都是臺灣紡織業的目標客戶,而這些客戶散佈全世界,臺灣已成為全球主要人造纖維供應國。2015年臺灣紡織成衣出口總值為108億美元,布料是臺灣紡織品出口的動能,而機能性與高質感布料是臺灣紡織品的特色。
而臺灣紡紗業者也採取全球布局策略,除積極開拓外銷市場,並逐漸將生產基地擴展至海外,降低生產成本,因應國際競爭;臺灣廠商目前積極發展高價值機能產品,以領先的技術及穩定的品質,已吸引國際買家至臺灣下單。目前臺灣在機能性紡織原料已開發有成,如抗菌防臭、防火、抗紫外線、環保、彈性、保暖、保冷等功能紗,具快速排汗、延展性、不玷汙且保持色澤鮮豔的3D立體紗,具除臭吸濕、防除霉菌等功能的竹炭纖維,還有具節能環保概念的寶特瓶回收製成之新素材。

三、下游:
染整、成衣業與其他居家織品業為紡織業之下游,染整是紡織產業中最耗能、耗水的一環,但染整也提供織品產品差異化及附加價值的重要環節,為了因應國際間對環保要求,近期來染整業著重於提升染整技術,發展低碳或環保綠色商品,以達到節能減碳,生產符合國際環保法規產品。
成衣及居家織品業為紡織業下中下游之中加工層次與附加價值最高者,但國內因勞動力不足、工資上漲以及新興國家崛起(如印尼、土耳其、巴西、中國大陸、越南等),近年來臺廠逐漸調整產業結構將生產轉為行銷為主,以及直接於海外市場投資,且強化產品設計能力發展,從獨特設計風格或功能性,如機能性、保暖、快乾、透氣、奈米科技、生物材料技術、環保科技、殺菌效果、防電磁波等角度切入。
臺灣紡織業長期以外銷為導向,以豐富的機能性布料開發經驗,在國際市場享有盛名,面對全球市場的求新求變,以及韓國、中國大陸、印度等紡織產品劇烈競爭,臺灣廠商憑藉多樣化機能性纖維的技術優勢,朝向具有調節機能性的特用客製化領域,如專業性運動服裝、強調具環境適應性的衣著與家飾用紡織品等。目前國內機能性服飾成長性高,已是歐美國際品牌重要供應鏈之一,受到運動風潮的流行以及環保意識抬頭,歐美市場對機能性戶外服飾產品需求暢旺;根據Eurpmonitor International的分析,全球運動服飾市場至2019年可以年複合成長率4.8%達到2159億美元的規模,其中機能服飾與戶外服飾成長優於平均成長率,因此運動品牌與戶外品牌強化產品流行元素,推升運動服飾的成長快速,進而帶動機能性紡織品成為成衣市場高速成長產品。
現階段「關稅」與「品牌」仍是臺灣紡織業走向國際的兩大障礙,臺灣紡織業過去20年歷經中國大陸業者大幅擴廠以及低價競爭,現在已逐漸開創出藍海策略的產品,早已不再追大庫存、大產量,而是改走差異化產品,如穿戴裝置、防輻射,以及好看又好穿流行機能性產品,極力爭取在國際間曝光。臺灣業者具有高度研發與創新設計能力,相信可在利基市場仍能占得一席之地。此外,臺廠除了技術能力不斷提升外,也開始走全流程服務,與客戶共同合作,從市場趨勢、競爭者分析、商品設計開發到製作為成品,透過這樣的服務,把客戶緊緊綁住,做出差異化,以及彈性客製化流程。全球物聯網帶動穿戴科技產業蓬勃發展,智慧衣已成為電子與紡織產品爭相投資的明日之星,而根據Grand View Research市場調查預測,智慧型紡織品在2020年產值將達到150億美金。歐美先進大國除了專注於將革新纖維材料與創新電子紡織品整合應用外,也積極投入智慧衣標準的研議與制定,而臺灣的紡織業者與高科技廠商在組成策略聯盟,合力生產穿戴智慧衣,將是很強大的組合,對於醫療照護上或運動上的應用極具市場價值且充滿無限商機。
雖然全球景氣成長步調遲緩、中國供應鏈自主化的排擠效應仍在,但全球平價服飾廠商在亞洲積極布局,擴增海外分店,加上「快時尚」議題崛起旋風,也帶動了臺灣紡織業者的高業績成長。
2016年紡織供應鏈經歷了辛苦的一年,因暖冬的效應造成庫存過高,因此供應鏈呈現營收與獲利衰退的局面,但觀察2016年底庫存水位已下降,估計2017年終端庫存去化完成後,紡織供應鏈的的訂單將回溫。雖然TPP協議對於越南成衣輸美可享有零關稅,因此紡織供應鏈考量關稅與人力成本,多積極布局越南市場,但隨著美國總統川普當選,川普並不支持TPP,因此TPP協議恐將面臨破局,因此推估客戶訂單以及供應鏈由中國轉移至越南的速度也將放慢,又加上中國人民幣貶值有利紡織業競爭,因此臺廠在越南有新投產或大宗貨的廠商將面臨嚴峻的競爭,但與品牌客戶長期穩定合作以及專攻利基產品的廠商則將有更不錯的表現,推估2017年紡織類股將可迎接春燕的來臨。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